• 2010-01-04虎年计划 - [杂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eingbeing-logs/56167144.html

    岁末年初,大家都忙着回顾与展望。一领导就教导我们说:连鲁迅这么伟大的人物每年最后一天都要对过去一年进行总结,你们更应该如此。

    对,伟大人物是有总结和计划的本钱的,因为他有大事值得总结,有本事让规划实现。比如胡总和温总,他们就可以说二零零九年,他们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战胜了金融危机,或者说至少没有被金融危机打败。又比如,去年年初他们就计划今年中国经济要“保八”,而他们就真有本事让其“保八”,甚至“超八”。而小人物就很难讲了,去年年初我就计划要让收入翻番,现在我试着对其进行总结,发现不仅没有翻番,可能还要减半。

    其他事体也大抵如此。曾几何时,鄙单位想制定一个规划。规划是如此重要,以至迁延日久,数易其稿,主要原因是期间我党与时俱进,不断提出新的战略发针。领导说,规划要反映中央最新的精神,于是一改再改。未曾想,上头一纸令下,单位进行大改革,规划于是变得不合时宜,只能作为资料安详地躺在档案室里,永垂不朽。

    在当今贵国这个神奇的时空,计划的脚步基本赶不上变化的翅膀,例子就不必列举了。还是我们老家的俗话说得好:目前点火目前光。

    又一个现成的例子是,前段时间还说自己没有耐心学写诗,最近看到一同事七律里的一句“斜阳照水惊溪鸟”,觉得有意思,又感湿性勃发,于是有了“斜阳有意惊溪鸟”一句,而最终也发扬“拿来主义”的精神,凑合古人的意境,敷衍成一首暂叫《春事》的七律,黄庭坚是“点铁成金”,我的期望是“点金成铁”——只要不“成土”就行。

    春事堪怜诗眼惹,东风着意上桃枝。

    斜阳有意惊溪鸟,细雨无声弄碧丝。

    山野孩童横管笛,江村翁媪竖烟炊。

    夜阑客至新茶暖,对影晓窗好下棋。

    最后,自己打自己嘴巴,给虎年定个计划:希望能写出符合格律的近体诗。

    分享到:
    分类: 杂谈

    评论

  • 好野,又写诗了!
    回复mavisyip说:
    其实我几乎不会写,好像也没怎么写过,应该没有“又”的
    2010-02-03 14:4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