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12文学与哲学 - [读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eingbeing-logs/5591355.html

    很多人一提到哲学,就想到欧洲(不包括俄国)哲学,就想到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哲学,就想到以康德、黑格尔那些晦涩难懂的形而上的欧洲哲学,以为这就是哲学的正统。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里收有刘小枫二〇〇六月在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作学术报告后的座谈纪要,名为哲学与文学。在纪要里刘小枫说,事实上西方传统的哲学不是这个样子。造成这种误解罪魁祸首正是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其实写过两类书,一类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也影响了康德、黑格尔等一大堆人的那些形而上学,事实上这些是他当时上课时候的讲义,并没有公开发表;另一类就是当时他公开发表的有点像小说、戏剧的书,西塞罗说他就读过这些书,可惜后来这些书都没有流传下来。而正是这些讲义流毒千年。

    事实上,很多大哲学家都是以文学作品的形式表达他们的哲学观点的,这些现象如果不算是哲学的主流,至少也不会是支流或者末流。比如柏拉图的《理想国》、卢梭的《爱弥儿》。卢梭自己就说,《社会契约论》不过是《爱弥儿》的附录。这种现象典型地体现在俄国人身上,比如以赛亚·伯林喜欢的赫尔岑,比如更多人推崇的陀斯妥耶夫斯基。

    其实西方很多哲学家都有对外和对内两种不同取向的写作方式。对外是给一般人写的,对内是给自己和看得懂的人写的。因为这里面有微言大义在,有不合时宜的思想在,只能用晦涩的语言写出来,不然,太明白地说出来会搅乱老百姓稳定而和平的生活。就如尼采的《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记得刘小枫曾经在中大哲学系 的讲座上以美好生活如何可能为题分析过这篇作品,后来又以《尼采的微言大义》为题在《书屋》上发表出来。讲座和文章我都听了看了,但听也听不懂,看也看不会,莫文蔚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分享到:
    分类: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