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04丁卯以来儒林闻见记(二) - [读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eingbeing-logs/22271061.html

    作者:谭步云  来源:谭步云博客

    6.一日,師問南方學子如何。予對曰:“大體中人以下耳。試援一例,以窺一斑。某師有試題問:宋詞之奇女子者,誰也?”言未畢,遽曰:“焉有不識之理?”對曰:“識則識矣,唯去之何啻天壌。”又問:“無乃應之以顧大嫂李師師耶?”對曰:“若是,聊可心安。”又問:“究何答也?”對曰:“魯迅。”師立絕倒。 

    7.若它氏,失意於閩,得危言先生助以入粵,未幾即蒙擢拔,儼然成學界領袖。後不知何故,竟與危言先生齟齬。時憲通師尚長系政,遂請入康園。憲通師曰:“康園廟小,難容爾等大菩薩也。”或謂憲通師知人也。蓋若它氏獨居則善,群處則亂,於閩如是,於粵復如是。倘入康園,則亂殆不可免。是以拒之。有頃歸閩,果然。事已見前貼,不贅。 

    8.達先先生,本中文教習。予初入康園為太學生,即得先生授讀書之法:以《古文觀止》篇目二百餘書於紙簽之上。備二筒,以簽實一筒,而空一筒,置其側。恒取以誦,默志之而後投入空筒之內。如此往復,不出一歲而《觀止》爛熟矣。先生復朗聲誦數篇,以證其說,曰:“余為太學生,仗此可免修古文。”言畢,面有得色。先生長於民俗之學,後不知何故去父母之邦徙澳洲,而學問未嘗廢止也。

    今黌宮教習聲名彪炳者不可謂不多,而有此功力者亦尟矣。即以課徒例之,予師謂之天花亂墜而不知所云者多在是。嗚呼! 

    9.近十年以來,剿襲之風漸烈,竊同道竊洋人竊友朋早不足奇,而取先君舊著以為己作者,則不可謂不奇矣。

    教授某,早歲藉《側帽》、《飲水》暴得大名。或曰:“為一文足矣,何必卷帙浩繁?”有前輩告予曰:“斯可略而不計,無非見小而稱大,欲求抜擢耳。先是,出成德書示余,但見斑斑批點猶新,謂先君手澤云。蓋衒其家學淵源也。及刊刻已定,則無一字記其事。余怪而問之:‘何以不署令先君名諱?而使彰之也。’答曰:‘皆我所為作也,與家大人何涉?’”予曰:“甯不懼先人痛責耶?聞此可知何以今人肆意妄為也。

    10.康園梁宗岱先生甚自恃,屢出第一之言,而獨服陳寅恪先生。先生倨傲,自有倨傲之資也。譬之通四國西文,譬之繙譯莎翁詩作及《浮士德》,皆見重于學林,為世所公認。

    教授某,亦頗有矜誇語。略謂西文第一,課徒第一……某歲課徒考校,斯人幾居末席。則餘者可想知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分类: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