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07岭南本草 - [读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eingbeing-logs/203745069.html

    翻《岭南本草新录》,读到朴子树,在这暮春清明时节,最是勾起乡思。

    台湾人刘克襄十几年来走访乡野荒郊、镇墟市集,寻找各种蔬果野菜,然后用简朴淡雅的文字,“抄录初尝的滋味,以及素描那初次采集的植物形容”。这册戋戋的《岭南本草新录》记录了其中的三十种。

    在这三十种中,我认识的不过其中的四五种。除了朴子树,就是木棉花、仙人草、树薯,还有鸡屎藤。

    广州这个季节的街道上木棉花是最常见的,然而作者心中这种“可口的佳肴”现在能否依然入嘴则是很可怀疑的,想一想它们每天吸入的汽车废气……

    仙人草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夏日午后的草粿——如果仙人草就是草粿草的话。潮汕人买草粿叫割草粿,就像买猪肉叫割猪肉一样。那几句顺口溜依然记得:“草 粿煠熟,天时变局,二碗卖做一。”说的是草粿在酷热难当的炎夏才是消暑的佳品,如果天气转凉下雨,立刻变成鸡肋。另一句“南畔浮乌云,草粿卖有存”也是此 意。潮汕人的草粿是加白糖的,据说不能放蜂蜜,不然到了肚里,草粿会变成玻璃一样的东西,割破肠胃。我疑心这不过是讹传,这样的禁忌还包括牛肉和橄榄,可 是过年的时候我试了一下,至今还能在这里写字。

    刘克襄说他“所书写的虽是植物,草本之细微,但本质上,还是生活,是旅行”,是想“透过当代生态环境意识到视野,透过旧时野菜的体验”,“玩赏出另一种自然的乐趣”。他说野菜“只要时节对了,都是好货”。

    只要时节对了,蔬果都是好货,不独野菜为然。有闲也会买菜做饭,以前是去超市,贪图的是方便干净,最近几次去了菜市场,才体会到生气淋漓的感觉,水灵灵的各种蔬果真的教人心喜。临时起意,看到什么就买什么,只要是应节的,吃起来都美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分类: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