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29杜甫中枪 - [杂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eingbeing-logs/201541640.html

    也不知哪个方向飞来的流弹,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杜甫躺着也中枪了。难道因为今年是杜老师一千三百岁生日的缘故?泉下有知,老先生大概会继《秋兴》八首之后再来一组《春愁》八首吧?不过也就是聊抒郁闷而已,之后看见舍南舍北皆春水,我猜他依旧会白日放歌纵酒去了。

    然而,从来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又想,这事迟早会有人不爽的。这不,杜甫八杆子都打不着的老乡,河南省诗歌协会会长出来说话了:“杜甫精神是我们民族 的精神之光,我们决不允许抵毁杜甫形象。”我不禁要“忍俊不禁”了。“杜甫精神”是什么精神?“我们”把我也包进去了吗?如何就“诋毁”了?又怎样“不允 许”呢?

    沿用诗歌会长“诋毁”一词继续前进。

    杜甫有精神不能诋毁,杜牧没精神就可以诋毁吗?小杜老师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他如此不尊重失足妇女,诋毁一下应该很有道德快感吧?

    如果杜牧不能诋毁,屁民总可以诋毁了吧?可是春晚上赵本山拿农民开玩笑,就有“农民爱好者”把老赵屌到飞起。

    别人诋毁不得,自己诋毁自己总可以吧?也不行。孔子自称“累累若丧家之犬”,前几年李零不过引孔老师的自我鉴定以名其书,照样惹得“孔门弟子”如丧考妣。

    那么,究竟,有什么精神,或者说有什么人是不能诋毁的吗?我看就没有。

    后排中间的同学终于急了,他代表道德审查局的同志站起来说,不诋毁会死吗?

    我的回答是,不诋毁当然不会死,但会让人生不如死。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无非是 笑笑 别人,再被别人 笑笑 而已。那么严肃,还真把自己当党的领袖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青梅竹马 2012-03-29
    分类: 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