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6步云师录希白先生言 - [读书]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beingbeing-logs/10663310.html

    本博按:容庚,字希白,号颂斋,东莞人氏。专治古文字,犹精金文,乃狷介饱学之士也。步云师尊其为祖师,于博客上录其言,以广流布,盖亦“世说新语”也。呜呼,今欲觅斯人斯语,殆乎难载!乃复转载于此,以志崇仰之意。转自步云师博客

    吾師嘗集希白先生語以為一輯,名之曰《先師遺訓》。予請觀之,則云不知所往矣。良可憾也。然偶聞一二,於今猶記,故先行刊佈,以免散佚殆盡也。日後若睹原作,當據以訂正。

    戊午歲,《光明日報》欲紹介希白先 生,以示學人之獲重生也。甫相見,希白祖師乃直言告之:“吾之往蹟不可述也已。即述之,亦無可書者;即書之,亦難見報也。”客大惑之,曰:“敢問何謂 也?”希白祖師曰:“吾父祖輩乃地主,吾師乃漢奸,吾則見重于司徒雷登而居燕京教席,吾所作俱在民國之時。試問,汝敢書之邪?書之而可見報邪?”

    希白祖師每苦於不得告老,常愬於人前:“依 律例屆耳順者即可解甲,吾早過古稀之年而尚廁身教席,是何道理?”辛酉歲,雖固辭而復領博導銜,時已八十有八矣。祖師既在位,遂朝發夕歸,若工薪一族然, 蓋心有不安者也。斯時也,予常往來于典藏室及課舍,故偶見祖師著府綢唐裝,手挽黑囊一,自東南寓所徐徐北行。光武教習嘗告予曰:“先生至,即燃菸二,相對 吞吐,恒曰:‘光武老弟,汝束脩止數十,便須日日在此。吾祿數百,則無所事事。世事竟顛倒如斯,怪哉!’”

    希白祖師曰:“吾粵非為學之地,中大亦非為學之地。”

    希白祖師曰:“吾自歸嶺南,無一字著述。”吾師怪之,曰:“先生有《叢帖目》、《頌齋所見所藏書畫小記》、《歷代名畫著錄目》等,凡數百萬言,胡謂無著述?”希白祖師曰:“是皆遊戲筆墨也。焉可以學問目之?”

    希白祖師曰:“治政者不必懼治學者,反之亦然。”蓋丁酉時語。

    希白祖師曰:“批林可,批孔則不可。”蓋“文革”時語。

     

     

     

     

     

     

    分享到:
    分类: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