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30雷锋之死 - [杂谈]

    五月一到,就开始表彰劳模。他们会说“默默无闻”、“在平凡的岗位上作出不平凡的业绩”之类的陈词滥调。

    记起前些时在《经济观察报·书评增刊》中读过的一篇文章《文本雷锋之死》,其中说到:

    “中国人的道德观从来没有反对过无私利他行为,人们只是对那些由官方主导、已成俗套的利他话语嗤之以鼻。这是早晚的事:官方对普通人做道德嘉奖时无法回避的困境——用让人出名的方式来弘扬无名的善举——早晚要变成抽向自己脸上的嘴巴。”

    原文说“嘴巴”,大概是“巴掌”之误吧。没关系,意思明白就行。问题是这样的巴掌天天抽,他们早已肿成一张张猪头脸了,再多抽几下也是不会觉得痛的。

    分类: 杂谈
  • 2012-04-27不鸟他们 - [读书]

    缪哲翻译的布朗的《瓮葬》前面附有萨缪尔·约翰逊写的《布朗传》。约翰逊在其中说:

    “那些最有力量来改善人类的人,却往往疏于散播自己的知识,或由于求道比传道更快乐,或由于他们天生伟智,在他们眼里,很少有什么东西是如此重要,竟值得引起世人的关注的。”

    确实有这样的一些人,他们述而不作。他们,或者连述都懒得去述。心想,对这些傻逼,讲多半句都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看看微博上不断刷新下限的各种脑残,简直就应该不搭理他们,直接拉黑就是了。

    分类: 读书
  • 2012-04-25脸上有光 - [读书]

    坐电梯的时候碰到HWJ老师,他去百佳,我回富景,正好同行。

    H老师已经退休,好几次在楼下碰到,向他问好,他总是回以温厚的笑容。

    一路上聊点家常。当他得知XDT已经三岁多的时候,说,该工作、结婚、生小孩的时候作了、婚了、生了,就像万物有时,这样很好。本是波澜不惊的日子,竟获意外的赞许!

    二零零八年,商务印书馆出了H老师的《秦至汉初简帛文字研究》,我附庸风雅也购置一册。这次本想提及,好让他赐以签名,最终还是没好意思开口。要是他误以为这是一个好学的学生而讨论起书里的内容来,那时想落荒而逃也来不及了。还记得上学的时候H老师给我们上“文字学”的必选课。顺便说一下,至今我仍没弄明白“必选”的意思——可以选修,但又必须选修?除此之外,课程的内容也大概早已还给了老师,或者干脆就未曾获得过,倒是对用的教材,裘锡圭先生手写影印的《文字学概要》印象深刻,那些字是真漂亮!

    H老师潮安彩塘人,比邻的庵埠镇出了位ZXT先生,都是功力深厚的古文字专家。我的老家离这两地方十几二十公里,常常我会因此自作多情地觉得脸上有光。

    分类: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