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14艳遇之地 - [行走]

    周末去了茂名和湛江。

    傍晚的茂名放鸡岛。从电白坐船到岛上大概要四、五十分钟。船上放着宣传片,一女的摩托启动不了,一男的本来坐在车上,看到了,下车,摩托居然就好了,然后两人骑着摩托游遍了岛上的景点,最终的归宿当然是酒店的房间……然后?然后你自己想。 这是想弄成又一个艳遇之地吗?

    在湛江的海鲜市场看到几只鲎。百度上看来的:“鲎的祖先出现在地质历史时期古生代的泥盆纪,当时恐龙尚未崛起,原始鱼类刚刚问世,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它同时代的动物或者进化、或者灭绝,而惟独只有鲎从4 亿多年前问世至今仍保留其原始而古老的相貌,所以鲎有‘活化石’之称。”以前潮汕人喜欢用来做鲎粿,现在鲎被列为保护物种,奇怪在湛江的海鲜市场还可以很容易见到。

    在湛江码头的散货作业区看到的。车上看以为是金砂,下车一闻才知道是硫磺矿砂。

    分类: 行走
  • 2012-05-10潮汕味道 - [读书]

    看《潮汕味道》,喜欢张新民的通脱。

    对于工夫茶有很多讲究——其实关于茶从来就有很多神神道道传说——比如认为烧水的燃料用橄榄炭最好,用这样烧出来的水泡茶味道更美妙。张新民就说他 对此有另外的看法:“说白了就是受着物理学的影响,只相信温度与分子的热运动有关,并不认为电磁炉与橄榄炭烧出来的水会有什么不同。”

    事实上我也并不反对茶道的讲究。很多时候人们是需要形式感的,有了形式感才有审美,才有情趣。只是觉得一旦过了度,就变成端、装、傻,而近乎笑话了。比如很多“茶之书”里的各种臆说,我认为那都是骗人的把戏。

    分类: 读书
  • 2012-05-07诗的言语 - [读书]

    王泗原给扬之水的信中言:“诗的言语,永远也道不尽的。若道得尽,诗人早绝了。不过都要翻新出奇也难。大家名作,我也有不大感兴趣者。如杜甫《秋兴八首》是名作,我就读不出味来。香稻碧梧一联,偏要倒装,全无必要。这也是他故意出奇,故意出奇,即不能算是好诗。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也是大家,这种比喻有何好处?”

    分类: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