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8-25教条主义 - [读书]

    胡适回忆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富兰克林·亨利·吉丁斯(Franklin Henry Giddings,1855~1931)上第一节课时的开场白:

    “积三十年教书之经验,余深知教书的不二法门便是教条主义!一个钟头的课,实际上至多只有四十五至五十分钟。假若我模棱两可地向你们说,这个似乎如此,那个未必如彼,那你们究竟学到些什么呢?你们当然既不愿听,也不愿信了。所以我只有说:‘毫无疑问的,毫无疑问的,我就这样告诉你……’就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为什么我说教条主义是教书的不二法门的道理。”

    嘿嘿,吉老头的话似乎也不无道理呢。老师一定要有这样的自信。至于学生信不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分类: 读书
  • 2012-06-23乡愁味道 - [杂谈]

    前个周六到ZJ家腐败,中午吃“芳(pang)饭”和牛肉丸汤,我老实不客气地装了四碗,WW看后大跌眼镜:瘦身材也有大饭量?对此,我 有普通青年和文艺青年的两种解释。前者的原因是我消化好但吸收差,五谷每天轮回两次(是不是很有方卵子的科学精神)。后者,我说是因为吃出了乡愁(有点装 B吧)。

    关于我的身材,朋友们还常常有另外一种误解,他们说这样干瘦干瘦的,就像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男主角,特别擅长持久战。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起李宗盛《生命中的精灵》里的一句歌词:“他们统统都猜错。”

    这是题外话,我想说的其实是乡愁。

    上个星期六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经过报摊,发现有《三联生活周刊》卖,这一期的封面文章是《乡愁里的潮汕味道》。买回家,SS一看就说:“又乡愁呢,你一个潮州人在广州,乡什么愁,那些飘洋过海的怎么办?”

    前些日子看《舌尖上的中国》(方卵子又说舌尖用词不科学,这货不仅邪恶还不懂风情。舌尖多好!一看到这个词,就有一坨淫荡之情油然而生,正可让 “食”“色”珠联璧合),半夜里看得饥肠辘辘。无厘头想要吃蚝仔烙,想起家里没有平底锅,于是上京东订购。人类已经无法阻止的神一样的京东第二天就送到 了。工具是有了,可菜市场遍寻不着下锅的蚝仔,只得悻悻作罢。

    你看,这路程虽是指日可达,可对于口腹来说,却是舌长莫及,究竟愁是不愁呢?

    分类: 杂谈
  • 2012-06-11云南旅游 - [行走]

    要说我是云南人民的贵人,想要否认都不好意思。两三年来,云南饱受干旱之苦。一个星期前,在云南呆了6天,竟有5天下着瓢泼的大雨。在丽江坐出租车,我问司机这是好运还是倒霉,本想讨得他“你们是贵人”之类的恭维,不料这位先生肠子真直:“对于你们旅游的人,这当然是倒霉了!”

    不过我却觉得挺幸运的,有多少人能看到雨中的丽江,雨中的香格里拉?这分明就是买一送一,物超所值嘛。

    有人说,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的一个地方位移到别人活腻了的另一个地方。在我更是简单明了,仅仅是不用上班这一点就已经很高兴了。至于洗涤灵魂之类,扯的就不止是蛋了。在旅游景点,我看到的都是欲望——身体的欲望,金钱的欲望,游客的欲望,旅行社的欲望,还有当地人的欲望——就是在所谓藏区也是如此。

    在水都银乡看到陈永正先生题的石寨子的匾额

    分类: 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