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11嬲死嬲死 - [读书]

    前些日子看孤岛客 , 其中提到泛黄的流年的一条饭文:“神奇的东方语言:高帅富:嫐 !白富美:嬲 !男屌丝:挊!女屌丝:窊 ! 大龄女屌丝:窳!”作为一个纯粹的、远离低级趣味的人,我当机立断毅然决然地表示,看不懂。又,作为一个上过“汉字之文化研究”课程的人,如此简单地给出 “看不懂”三个字的回应,似乎实在太不负责任,于是决定研究一番。因为对白富美比较感兴趣,就先瞄准了“嬲”字。

    一般字典对“嬲”(音niao3)字都给出“戏弄”和“纠缠”两个义项。事情肯定不会如此简单,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哥是不信的。再拿林伦伦的《潮州音字典》来查,这下豁然开朗了,简直通透无比。窳算什么,下面再放上十根都绰绰有余。

    在潮州话中,嬲有两个读音:/hiao5/和/niao1/。前者是戏耍、玩笑的意思,比如“一群奴仔在口畔裸嬲”(一群小孩正在外面玩耍),“勿 呾嬲”(别开玩笑)。后者是高潮快感的意思,比如各种死法中最好的一种,“嬲死”(舒服死)。这个字在宋朝时编定的《广韵》、《集韵》中都有收入。有一句 诗是这样写的:“细浪嬲雪于娉婷”,你问我什么意思?自己查字典去!

    不过,像我这样的小清新,始终觉得两男一女一块嬲/hiao5/,虽然最终的结果会很嬲/niao1/,但还是略嫌重口味了一点。

    分类: 读书
  • 2012-04-09庋榢偶识 - [读书]

    下班早了,就到文津阁看看。架上一本《庋榢偶识》,因为不认识“庋榢”二字所以显得格外醒目,一看作者,却是我听说过的——王伯祥,就抽出来翻看。

    书是王伯祥先生藏书题识的结集,每篇都是几百字的短小篇幅,用浅易典雅的文言,有好些书还颇常见 比如《唐诗三百首》、《唐宋名家词选》、《帝京景物略》,等。大名鼎鼎的王先生居然收藏这样“无奇”的书(我居然也有),而且还写了题识,这是我感到意外和亲近的。

    说王先生大名鼎鼎,有他的业绩为证:编选《二十五史补编》、《春秋左传读本》、《史记选》,并标点《四库全书总目》。这些书我都没读过,但比如《史 记选》,却听过很多牛人推荐过,是《史记》最好的入门书,而《四库全书总目》就更不用说了,尽管只是做了标点工作。他还与叶圣陶、顾颉刚、章元善、俞平伯 并称“姑苏五老”,本来这些先生各自都无须倚重他人来抬高身价,不过人以群分,能在一起说明彼此都非泛泛之辈。

    网上有人认为这本书不值得购读,因为所题之书并非善本珍籍,我就觉得此人有点装,此处删去鄙视他的二百五个字。

    如果你“有幸”看到这篇日志,你可能到现在也不明晓“庋榢”的意思,我就好人做到底(我也是字典上查来的):庋,音鬼,藏义,在袁枚的《黄生借书说》中有此字;榢,同架。

    叶兆言的《陈旧人物》有《王伯祥》一篇,如对王先生的生平有兴趣,可看。不过王先生的书却就没那么容易找到,反正卓、当、京是没有了。

    P.S.再挑了周越然的《言言斋西书丛谈》(里面一篇谈到八十年前欧洲妓女的收入,也许有一天我会去欧洲……)一起付款的时候,碰到一人问我:你是 XDT爸爸吧?你也买书啊?我紧张得赶紧把书翻扣过来,免得书名暴露,让人知道我不仅买书有文化,而且买的书还挺有品位和格调。后来我记起来了那位是中文 系的师妹,她的儿子和XDT是同班同学,我们带小孩在中区草坪踢球的时候碰过一面。

    分类: 读书
  • 2012-04-07岭南本草 - [读书]

    翻《岭南本草新录》,读到朴子树,在这暮春清明时节,最是勾起乡思。

    台湾人刘克襄十几年来走访乡野荒郊、镇墟市集,寻找各种蔬果野菜,然后用简朴淡雅的文字,“抄录初尝的滋味,以及素描那初次采集的植物形容”。这册戋戋的《岭南本草新录》记录了其中的三十种。

    在这三十种中,我认识的不过其中的四五种。除了朴子树,就是木棉花、仙人草、树薯,还有鸡屎藤。

    广州这个季节的街道上木棉花是最常见的,然而作者心中这种“可口的佳肴”现在能否依然入嘴则是很可怀疑的,想一想它们每天吸入的汽车废气……

    仙人草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夏日午后的草粿——如果仙人草就是草粿草的话。潮汕人买草粿叫割草粿,就像买猪肉叫割猪肉一样。那几句顺口溜依然记得:“草 粿煠熟,天时变局,二碗卖做一。”说的是草粿在酷热难当的炎夏才是消暑的佳品,如果天气转凉下雨,立刻变成鸡肋。另一句“南畔浮乌云,草粿卖有存”也是此 意。潮汕人的草粿是加白糖的,据说不能放蜂蜜,不然到了肚里,草粿会变成玻璃一样的东西,割破肠胃。我疑心这不过是讹传,这样的禁忌还包括牛肉和橄榄,可 是过年的时候我试了一下,至今还能在这里写字。

    刘克襄说他“所书写的虽是植物,草本之细微,但本质上,还是生活,是旅行”,是想“透过当代生态环境意识到视野,透过旧时野菜的体验”,“玩赏出另一种自然的乐趣”。他说野菜“只要时节对了,都是好货”。

    只要时节对了,蔬果都是好货,不独野菜为然。有闲也会买菜做饭,以前是去超市,贪图的是方便干净,最近几次去了菜市场,才体会到生气淋漓的感觉,水灵灵的各种蔬果真的教人心喜。临时起意,看到什么就买什么,只要是应节的,吃起来都美味。

    分类: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