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11云南旅游 - [行走]

    要说我是云南人民的贵人,想要否认都不好意思。两三年来,云南饱受干旱之苦。一个星期前,在云南呆了6天,竟有5天下着瓢泼的大雨。在丽江坐出租车,我问司机这是好运还是倒霉,本想讨得他“你们是贵人”之类的恭维,不料这位先生肠子真直:“对于你们旅游的人,这当然是倒霉了!”

    不过我却觉得挺幸运的,有多少人能看到雨中的丽江,雨中的香格里拉?这分明就是买一送一,物超所值嘛。

    有人说,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的一个地方位移到别人活腻了的另一个地方。在我更是简单明了,仅仅是不用上班这一点就已经很高兴了。至于洗涤灵魂之类,扯的就不止是蛋了。在旅游景点,我看到的都是欲望——身体的欲望,金钱的欲望,游客的欲望,旅行社的欲望,还有当地人的欲望——就是在所谓藏区也是如此。

    在水都银乡看到陈永正先生题的石寨子的匾额

    分类: 行走
  • 2012-05-14艳遇之地 - [行走]

    周末去了茂名和湛江。

    傍晚的茂名放鸡岛。从电白坐船到岛上大概要四、五十分钟。船上放着宣传片,一女的摩托启动不了,一男的本来坐在车上,看到了,下车,摩托居然就好了,然后两人骑着摩托游遍了岛上的景点,最终的归宿当然是酒店的房间……然后?然后你自己想。 这是想弄成又一个艳遇之地吗?

    在湛江的海鲜市场看到几只鲎。百度上看来的:“鲎的祖先出现在地质历史时期古生代的泥盆纪,当时恐龙尚未崛起,原始鱼类刚刚问世,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它同时代的动物或者进化、或者灭绝,而惟独只有鲎从4 亿多年前问世至今仍保留其原始而古老的相貌,所以鲎有‘活化石’之称。”以前潮汕人喜欢用来做鲎粿,现在鲎被列为保护物种,奇怪在湛江的海鲜市场还可以很容易见到。

    在湛江码头的散货作业区看到的。车上看以为是金砂,下车一闻才知道是硫磺矿砂。

    分类: 行走
  • 2012-03-30片刻悠游 - [行走]

    去校场西办事,有一个钟头的等待间隙,决定四处逛荡。

    顺着校场西往南,右拐东华西,前行至文明路。窄窄的街道两旁种满树木,嫩绿的,深绿的,枯黄的,半黄半绿的,偶尔飘下一两片叶子。胸襟豁达的人大概要发出零落成泥辗作尘、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赞叹,我却为这些叶子感到可惜,它们熬过了一个冷湿的寒冬,却没能在和暖的春日坚持下来,简直是功亏一篑嘛。

    一路上,卖水果,卖甜品,卖潮州牛肉宽面,卖十块钱六双的袜子……各种店铺和摊档热热闹闹,提着菜,挎着包的人们来来往往。人间烟火,市井气息。差点就要说这就是老广州的风致了,又怕 XZQ 跳出来骂我装屄范:你见过老广州吗?

    尿急,在大东街上了一趟厕所,看见一人模狗样的、三十几岁的男人拉完屎后不冲厕所,临出门时还用手捋了几下头发。

    一个男人推着自行车在买新鲜的山楂果,我疑心那就是潮州人所说的鸟梨。回来上网一查,它们虽然貌似孪生,而且同在蔷薇科这个祠堂,可已经是很远房很远房的亲戚了。

    路过中山图书馆,门口两科木棉树开得正红火。草坪边一群女人带着一群孩子,逗乐的,喂奶的,聊天的……迟疑片刻还是进到里面看了一下。本想顺便办张卡,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买的书能看完已经是功德无量了……看见馆里两块碑石刻着两位前任粤督 2002 年为祝贺建馆九十周年而写的信。一座百年图书馆需要匆匆驻足的政客来增加它的荣光,怪,然后又觉得不怪。又看到一张海报,下个月,张海鸥要来作讲座,题目是“生活与诗”,他是会徘徊在马岗定呢,还是会月夜扣妆楼?

    在文明路与德政路的交界处吃了一碗麻蓉汤圆,出来又在旁边的银记吃了一碟猪腰肠粉,没有那么难吃,也没有那么好吃。

    返回校场西的路上,经过越秀南路口,全球通大酒店已改名为喜尔宾酒店。有一段时间常坐 182 路,全球通大酒店是途中的地标,来到这里,路也就走了一半了。

    分类: 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