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23乡愁味道 - [杂谈]

    前个周六到ZJ家腐败,中午吃“芳(pang)饭”和牛肉丸汤,我老实不客气地装了四碗,WW看后大跌眼镜:瘦身材也有大饭量?对此,我 有普通青年和文艺青年的两种解释。前者的原因是我消化好但吸收差,五谷每天轮回两次(是不是很有方卵子的科学精神)。后者,我说是因为吃出了乡愁(有点装 B吧)。

    关于我的身材,朋友们还常常有另外一种误解,他们说这样干瘦干瘦的,就像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男主角,特别擅长持久战。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起李宗盛《生命中的精灵》里的一句歌词:“他们统统都猜错。”

    这是题外话,我想说的其实是乡愁。

    上个星期六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经过报摊,发现有《三联生活周刊》卖,这一期的封面文章是《乡愁里的潮汕味道》。买回家,SS一看就说:“又乡愁呢,你一个潮州人在广州,乡什么愁,那些飘洋过海的怎么办?”

    前些日子看《舌尖上的中国》(方卵子又说舌尖用词不科学,这货不仅邪恶还不懂风情。舌尖多好!一看到这个词,就有一坨淫荡之情油然而生,正可让 “食”“色”珠联璧合),半夜里看得饥肠辘辘。无厘头想要吃蚝仔烙,想起家里没有平底锅,于是上京东订购。人类已经无法阻止的神一样的京东第二天就送到 了。工具是有了,可菜市场遍寻不着下锅的蚝仔,只得悻悻作罢。

    你看,这路程虽是指日可达,可对于口腹来说,却是舌长莫及,究竟愁是不愁呢?

    分类: 杂谈
  • 2012-05-30晒晒矫情 - [杂谈]

    后天六一儿童节,按理来说是应该陪陪XDT的,而且再过一天六月二日又是SS的生日,可是明天刚好要出门一个星期,只得提前挑些礼物送给他们俩。

    昨天把一个小篮球送给XDT,他很高兴的样子。我没有点明这是儿童节的礼物。一方面他不一定懂,更主要是不想他以为节日到了就一定要收礼物。

    晚上的时候,SS问她的礼物呢?我说她的礼物正风雨无阻地奔向我们家。她问是不是准备还她一个杯子,“我的杯子已经被你占用一年了!”我惊呼:“您老人家真是神机妙算啊!”

    去年SS生日的时候我送给她一个所谓的汝窑杯子,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反正我是觉得挺好看的。这一年来,这个杯子摆在茶几上,我使用的次数比她还 多,她一直怀疑这个杯子是我送给她的还是我送给自己的。这次我想就再买一个吧(是不是很没创意?我自己也是这样想的),没想到被她一猜就中。

    分类: 杂谈
  • 2012-05-30读书讲坛 - [杂谈]

    某地不定期举办“读书讲坛”,请砖家给公务员传授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的本领。

    讲坛开始前有经典诵读的环节。某次读的是《老子》节选,一位全方位类似于丹的女人领读,她说读书可以提高幸福感,你们感到幸福吗?台下鸦雀无声,女 人自觉无趣,改口说那用鼓掌代替吧,下面响起了一阵寥落的掌声。诵读开始,“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邪”有人读xie2;“其次,侮之”,“侮” 有人读hui3。倒不是要讥讽他们没文化——事实上本就如此,也就没什么好讥讽的。只是不明白主事者让大家读这些居心何在,他们明白老子的思想吗?其实应 该读的是《韩非子》,可实际上对比韩老师,他们很多方面已是青出于蓝了,韩老师大概是要前浪死在沙滩上的。讲多无谓,根本上我想说的是集体读经都是很傻 的,无论前后左右忠奸男女老少。

    说回讲课的砖家,照例颂谀一番当地的领导,原因是他的研究如此重要,而主政者又知道请他来讲课,这不用说是慧眼独到的。中间自然不忘穿插一两段当“帝王师”的经历。而讲座的内容呢……不提也罢。

    组织者也知道这样的活动大概鲜有心甘情愿来参加的。而他们的担心可真并非多余,这样的时刻,领导们大概昨夜或中午的酒气还未散尽呢,又或者有“惩防并举”的反腐 败报告要作呢。于是他们规定听一次课可以记3个学分(公务员每年是要修习一定的学分),然而这学分又不在课前登记,原因你懂的。然而又怕课后登记人满为患 时间迁延(他们可以是也要赶着下班呢),于是定在课程中间。这下好了,课上到中途,礼堂里有一半听众跑出去登记学分。看着那长龙一样的队伍,组织者居然显 出始料未及的神色(说他们蠢都侮辱了“蠢”这个词),于是他们一蠢到底,谎称打卡机还没到来,请大家回去听课。排队的人顿时愤怒了,有骂骂咧咧指责组织者 言而无信的,有干脆就愤而退场的,当然也有虽然悻悻但仍乖乖回到课堂的。

    至于一开始还夸奖大家热爱学习令他感动的砖家对着突然少了一半的听众作何感想,那可就不止天知道了。

    分类: 杂谈